我和故宫做口红-第三篇 (完结)

By HUFU.CLUB

2019-12-11 12:58:05

浏览量549

已赞1


随着2015年《博物馆条例》的发布为商业经营活动打开了一道口子,2017年,国家文物局印发“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更是量化了发展目标。

此外,《国家宝藏》等系列节目开播,以及《延禧攻略》和《如懿传》等与故宫相关的电视剧热播,引发消费者关注的热度。与此同时,大英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博物馆入驻天猫,频发爆款断货现象。

回顾2018年末2019年初,故宫博物院旗下故宫文创馆推出口红等美妆产品,华熙生物委托江南名城苏州的两家业内著名厂商与其合作(莹特丽科技和佑嘉塑胶科技)。2018年底, “故宫口红”一度火爆网络。一经推出,便被抢购一空,并引发了关于“中国文创”“新国潮”的讨论,成为社会的热点话题。

上市之初,还曾引发一场“宫斗戏”,“故宫文创”和“故宫淘宝”曾嫡庶之争。此前,“故宫文创”和“故宫淘宝”前后均发布了彩妆系列,据公开信息显示,故宫博物院文化创意馆的微信公众号认证是故宫博物院,故宫文创天猫官方旗舰店的经营主体为北京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故宫出版社全资控股。

故宫博物院经营管理处副处长刘松林此前曾透露,故宫每款产品平均开发时间是8个月,每款的研发投入都在二三十万元,一年的文创产品研发成本是一两个亿。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表示,“文创产品生产多了一定要特别关注质量,因为文化产品不同于一般的销售品,要带着博物馆的尊严去进入市场”。文创产品要研究人们的生活,深入挖掘自己的文化资源,用新技术研发、生产和营销,最后一定要注意品质。

单霁翔举例,《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曾作为国礼送给普京总统,《千里江山图》文创品也作为国礼送给外国总统,故宫邮票送给了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故宫口红礼盒也此前作为国礼,送国外政要。


很多人问,故宫为什么要出口红?单霁翔院长说,“一开始我也不理解为什么要出口红,后来我一看,还是有道理。因为我们11900种产品已经涉及人们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那口红为什么不能出?故宫的这些颜色,红墙黄瓦可以谱写出世界任何的色彩。现在已经100多万支了,唯一的缺点就是买不着。为什么呢,人们喜欢它。到公众场合拿出一个中国色的口红多有尊严啊。”

热度过后,华熙生物董事长赵燕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第一次完整地还原了华熙生物与网红“打卡”的故事。

故宫口红“爆红”2018年12月,故宫文创馆宣布推出郎窑红、豆沙红、玫紫色、枫叶红、碧玺色、变色人鱼姬后,第一批预售才上线一晚,“郎窑红”便已售罄。而这实际是设计者和所有参与者花费了8个月打造出来的“爆红”。

想做一个口红,既要保证质量,又要有文化内涵。那么非故宫莫属,因为它最能代表着中国经典文化传统。在确定目标后,我就和故宫文创说,我希望与故宫是强链接,做双品牌,强强合作,而不像传统那样去找故宫IP合作,只做授权。”赵燕说。

最终,故宫口红系列中每一款口红的颜色,无论是外观还是膏体,都取自故宫典藏国宝。6款口红外观颜色的设计灵感来自6件明清后妃的服饰,膏体颜色甄选自6款故宫珍贵宝器。其中包括《国家宝藏》中提到的多件国宝藏品。

“故宫口红”之所以“火爆”,除了自身拥有的“高颜值”以外,其产品的技术含量也是其成功的关键因素,“故宫口红”膏体中所含的独特专利和全新黑科技。

据权威人士介绍,“如果你去开模,若做得不好,颜色不正,就感受不了它的这种精美”。经过多次尝试和探讨、研究,最后决定冒个险,采用没人大货过的3D打印(学名:UV平板喷墨打印技术),一支一支打出来。华熙董事长赵总介绍,“我们在全国找了很多厂商合作研究,最后选择了一个特别痴迷于3D打印技术的团队,买了两台机器,一天只能出一千支口红,这也是当时大家买不到故宫口红的原因。”

据介绍,由于黑科技首次用于量产大货,属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开始的时候生产很不稳定,成品率只有50%。在一夜之间爆红后,给这幕后的生产厂商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考验。凭借苏州佑嘉过硬的技术实力和多年口红包装开发生产经验,在华熙高度配合,相关厂商鼎力协助下,后来基本上一个月的产能能做到三十来万支。这其中的艰辛和日夜攻关也是首次对外公布。

除了在外观上的创新,故宫口红的膏体采用了华熙独特的油分散透明质酸成分,将水溶特性的透明质酸(俗称玻尿酸)添加到油性口红膏体当中,为唇部补水保湿,淡化唇纹。放弃使用从石油化工中提取的蜡,而是从可可籽提取植物蜡,然后加上透明质酸,完成口红膏体。

这足可见,任何惊艳世人的经典作品,其幕后一定是一群摒存匠心的工程师和脑洞大开的设计者和不畏艰难的实践者,工艺之难,开发历程之艰辛,实现过程之不易,在最终世人欢喜的言情中都只能化为满满的荣耀与自豪感。笔者记得当时华熙有位高管说过一句话,现在看来十分贴切,郭总说“咱们现在做的事,是一件5年后甚至10年后都值得我们拿出来跟人炫耀的事情”。是的,HUFU.CLUB口红圈编委会有成员,有幸作为故宫口红开发的全程经历者,并主导开发过程,现在回想当时的日日夜夜,仍然是满腔的热情与美好的回忆。

《新京报》曾专题报道,“文创热这个不是突发,而是自然渐进的过程。热潮,是年轻消费者有这个需求以及宏观环境决定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电视剧不过是在这个过程中刚好起到推动作用,使得这一热度正向循环、拉动。由于这些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所以文创热也不会因此随之有降温变化”。

90后的人群占比已经超过50%了。90后现在是28岁,这一波人已经进入到整个社会的消费结构里。我们发现年轻人消费偏好的特征之一是喜欢原创类的设计产品。

产品特点、定位、人群、文化植入等,不能为了出名而跨界,或者不管控品质和原始品牌定位,用文化元素来进行创作不能只是噱头,特别是日用消费品,弄巧成拙反而是对品牌价值的损害,最终可能痛掉原本品牌的老铁粉。比如近期的马应龙口红、皮炎平口红,笔者听着就有点不太舒服,不知消费者是否买账,只能等待市场的验证。

用好文创、用好这股博物馆热度,相同方向的助推,对品牌在一定程度上会起到很好的加分。就像比如前不久爆红全网的新晋国民彩妆-完美日记,与大英博物馆出联名限量款。

包材商:佑嘉集团Yuga Group

科技改变生活,设计让科技更美好,科技与设计完美结合,必将孕育出新的美妙事物。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伟大时代,文化井喷,百花齐放,如何摒存匠心、不忘始终,如何创造美好、成就经典,是我们各位从业者都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再过50年、70年,我们的后代会不会把我们曾经创造的美好文化作为经典流传?

文章写到最后,也是咱们《我和故宫做口红》三部曲系列报道之终结篇。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和分享。让我们一起用科技和设计,创造出更多的美好作品。
相关阅读:
我和故宫做口红-第二篇
我和故宫做口红
点击查看

相关介绍
苏州佑嘉塑胶科技有限公司,一家专业的化妆品包装制造商,大家熟悉的多个大牌化妆品的包装很多都出自该厂商,例如雅诗兰黛、Lamer(海蓝之谜)、Tom Ford、曼秀雷敦、CT、KIKO
HUFU.CLUB评:
《我和故宫做口红》共三篇,由HUFU.CLUB 口红圈编委撰写,这个时期值得记忆:国潮热,IP热,短视频营销,国货崛起。是背后整体产业在不断进步,产品开发创新,销售模式创新,不再盲从,以及民族自豪感,涌现出了更多国货优秀作品, 也为行业提升的各位付出致敬~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
    已有0次打赏